• 孕妇每天一两杯咖啡 不会影响胎儿 2019-09-15
  • 2016全国重点网络媒体记者重庆行——华龙网 2019-09-15
  • 悬崖边上一座诡异屋子 一面墙内陷竟现神秘洞口 ——凤凰网房产 2019-09-14
  • 新疆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9-14
  • China focus Landmark two sessions set course for new era 2019-09-10
  • 养生谣言肆虐 微信圈不可全信 2019-09-10
  • 《东亚道教研究》简介 2019-09-09
  • 炮制数万斤毒豆芽 广州三个黑作坊被警方捣毁 2019-09-09
  • 西安启动唐长安城明德门遗址保护工程 2019-09-06
  • 要闻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9-06
  • 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福建销售分公司党群工作处处长陈上元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9-03
  • “鹊桥”中继星顺利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9-03
  • 第九届全球健康促进大会 2019-09-02
  • 中国三星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9-02
  • 在媒体融合中彰显地市级报纸副刊的特色 2019-08-30
  • 双击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广西快三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情深缘浅,总裁不再见 > 章节正文
    第两百零六十八章有什么资格对人家指手画脚
    “我现在心都是你了,还能不偏吗”,肖柏在她唇上又轻轻一啄,笑了出来。

        他还在开玩笑,纪婉笙却没那个心情。

        中国老一辈的人都是包办婚姻,也比较保守,肖柏的父母想来也是很操心儿子的婚事吧蠹。

        过年时节,外地车不少都回了康城,车水如龙,到处都是拥挤,从机场到肖柏家足足了一小时之后,车停在一个有些年代的小区门口,小区里才下过雪,银装素裹,不过小径上还是扫的十分干净,看得出物业还是不错的。

        “你是在这里长大吗”?纪婉笙好奇的询问髹。

        “十多岁就住在这了,这是我妈学校的集资房,后来我让他们换房他们不愿意,说住这里有意思些,小区里都是我妈以前同事,大部分都退休了,平时没事打打麻将,在附近公园散散步,过的闲情逸致,而且毕竟是单位房,物业比商品房要好多了”,肖柏边说边留意着路面,地滑,怕她摔倒。

        纪婉笙点点头,她是有听说过中国人退休后日子大部分都是这么过的。

        ……。

        到家门口,肖柏开门进屋,纪婉笙随后跟着进来,虽然她知道中国人爱热闹,可看到这一屋子的人时还是有些傻眼,目光在几位长辈面前溜来溜去也不知道哪两位是肖柏的爸妈,而且也不敢乱叫,有些人可能长得比较显老,她怕叫错。

        肖柏灵活,赶紧给她一一介绍:“婉笙,这两位是我爸妈,这位是我奶奶,这边是我叔叔和婶婶,也就是兰茜的妈妈,那两位是我堂哥和她老婆孩子”。

        纪婉笙叔叔阿姨奶奶的一连串叫过去,她有点头疼,肖柏家的亲戚多的可怕,不过看样子今晚只到了一部分,不像她,父母移民去欧洲后,跟中国这边的亲戚也来往的少了。

        “难得咱们家今晚过除夕这么热闹啊”,肖柏开玩笑的说,“连奶奶都来了”。

        “你叔叔奶奶他们不都一直操心着你找女朋友的事吗,今年总算听说你要带女朋友回来过年,他们都想过来瞧瞧,你奶奶平时连我们过生日都不过来,今年特意为了你来的”,利君边说边打开鞋柜拿鞋子。

        肖柏只得纪婉笙有洁癖,拿了自己拖鞋放她面前,“你穿我的”。

        利君默不作声的纳入眼底,打量着纪婉笙模样,军绿色的大衣长到小腿处,里面黑色毛衣,橘色印围巾,黑发如瀑,柔柔的垂落,气质是她从没见过的好,有几分电视上走那些国外秀的女模特味道,尤其是这种长款大衣,中国寻常女人是撑不起来的,以前她和肖兰茜去逛街,肖兰茜试过,穿不出来,但纪婉笙身材高挑又瘦,驾驭的了,就连脸颊瘦瘦小小,漂亮是漂亮,不过她们这种老一辈的还是喜欢那种圆圆脸蛋的姑娘,有福气,而且纪婉笙脸色实在太白太憔悴了,看着营养不良的模样。

        她又想到了葛翘,脸蛋粉润粉润的,有几分可惜。

        “婉笙姐,听说你病了,好些了没有”,肖兰茜见家里的人都在打量,心知她们国外人和国内习性不一样,怕她不习惯,立即热情的过去拉她。

        “好多了”,纪婉笙微笑着说。

        “衣服还是要穿多点”,利君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要风度不要温度,“起码也得穿件羽绒衣,你穿这么少不感冒才怪”。

        “阿姨说的是”,纪婉笙低声应着。

        肖兰茜道:“这您就不懂了,在欧洲那边除非是特别冷,不然真的很少有人穿羽绒衣,以前我在巴黎读书,就因为我穿了件羽绒衣,大伙都笑话我,您别说欧洲,就上海那些大城市,穿的都少”。

        “废话,要不然欧洲哪能领先着时尚潮流呢,不像咱们中国人穿着暖和就行”,肖柏说笑着把手里礼物分过去,“这是婉笙特意给大家选的礼物,爸妈,这是你们的”。

        利君接过去,是一个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包包还有围巾,肖父是件大衣和钱夹,好在买的礼物多,人人都有份,虽说肖家的人都不是时尚追求奢侈品的人,不过心意到了,长辈们还算满意。

        “坐吧”,肖爸说,肖兰茜自来熟的去泡茶。

        也正巧差不多到了晚饭时间,利君和婶婶去厨房做饭菜。

        “我们刚在打麻将”,肖策问纪婉笙:“你会玩吗,要不要一块来玩玩”?

        “不用,你们玩吧,我不会”,纪婉笙摆了摆手。

        “你们外国人是不是不打麻将的啊”,肖爸皱眉:“那多没意思啊”。

        肖柏知道纪婉笙不但不喜欢打牌,她认为打牌就是在浪费人生,她还表示不明白为什么中国那么多人爱打牌,怕她心生不满,立即道:“她们是不打麻将的,人家国外一般像您这个年纪的,退休了两口子都环游世界去了”。

        “环游世界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坐家里打牌有意思”,肖爸还是有麻将瘾的,“你妈去做菜了,要不你来玩玩”。

        纪婉笙也说:“你玩吧”。

        “正好,可以叫叫小纪”,肖策在一边笑。

        肖柏刚要落座,突然又想起来,“你们先抓,婉笙药还没吃,我去给她倒杯水”。

        一屋的人都看向纪婉笙,肖柏的堂嫂捅了捅丈夫胳膊:“你看人家肖柏,多体贴人啊,感冒了还倒茶倒水,看看你,我感冒你给我倒过一杯水吗,打点滴都是让我一个人一个人回”。

        堂哥扯唇,“你本来就是女汉子一枚,何必装淑女”。

        “滚”,堂嫂瞪他。

        那边肖柏倒了温热的水过来,又从包里找出纪婉笙的药,“你下午都没吃药,快吃了,晚上睡觉前再吃一回”。

        肖策笑道:“肖柏,你叔叔我认识你几十年,到今天才知道你是个疼人的”。

        “疼是疼人,不过没疼过我们这些父母啊”,肖爸叹气。

        “你别管我了,快去打牌吧”,纪婉笙尴尬那么多人把视线投在她身上。

        肖柏坐在一边的四方桌上打牌,纪婉笙和肖柏的奶奶、堂嫂坐一块。

        奶奶大约有八十多岁了,头发白,但精神头还不错,只是打量着纪婉笙的时候有些操心:“小纪,你怎么这么瘦啊,有一百斤没有”?

        纪婉笙心想自己这身子骨哪有一百斤,不过要说出体重估计也会吓到老人家,于是回答:“没有”。

        “太瘦了”,奶奶一个劲的摇头叹息,“瘦了不好生养,你这身高起码的一百二三十斤身体才健朗,到明后年保准能生个大胖小子”。

        纪婉笙心里抽了抽,她这辈子绝对不会让体重升到一百二三,除非怀孕的时候。

        “你看你堂嫂就是个有福气的”,奶奶最担心的还是传宗接代的问题:“当初跟肖柏她表哥才交往不到三个月就怀身孕了,底子好也容易受孕,我听说你跟肖柏交往大半年了吧,也是该生孩子了”。

        纪婉笙也就再次打量了眼旁边正怀孕中堂嫂,目测应该是有一百四五的体重了,还是保守估计,而且刚才看身高应该勉强只有一米六,她低声问了句:“几个月了”?

        “五个月”,堂嫂回答。

        纪婉笙点了点头,不做声了,才五个月就这么胖不大好吧。

        奶奶又在边上问:“小纪,你多大啦”?

        “29”。

        奶奶皱眉,“不小了啊”。

        这时肖兰茜也凑了过来,“奶奶,您不问婉笙接年龄,看着跟我差不多年龄”。

        奶奶摇摇头,“不管怎么说都快到了高龄产妇了,最好是在二十八岁前生完孩子”。

        “也没吧,您看简汀姐也差不多这个年纪,这不才生了也恢复的挺好的”,肖兰茜不以为然,“奶奶,您思想就是太封建了”。

        奶奶哼了哼,“你们年轻人那一套我确实是接受不了”。

        另一边,肖柏虽然人在牌桌上,但耳朵却在纪婉笙那边,见奶奶一直在唠唠叨叨说孩子的事,真想插嘴说上几句,不过说多了又怕惹老人家不高兴,于是对纪婉笙招招手:“婉笙,你坐这边来,我教你打牌”。

        纪婉笙正好被老人家念的头晕,立即坐了过去,其实她对打牌也没什么兴趣,尤其是四个大男人打牌的声音彻底盖过了电视机声音,尤其是肖柏的堂哥,看起来一个挺粗矿的人,来了张好牌总是要大吼大叫,迎了也要拍桌子,输了也还是要拍桌子。

        纪婉笙着实不明白打牌就打牌,是用手在出牌,又不是用嘴巴,她目光看了会儿肖柏的爸爸和叔叔,暗暗庆幸幸好肖柏是像了他妈妈那边的基因,长得挺游戏,他爸爸这边的基因还是比较彪悍的。

        --------------

        七点半,利君婶婶嚷着腾桌子摆碗筷。

        拍桌散了,拿的拿碗,倒的倒酒和饮料。

        纪婉笙见大家都忙着,也想去厨房端端菜之类的,肖柏拉着她不让去,只让她做,还对倒饮料的肖兰茜说:“不要给婉笙倒,太凉,她不能喝”。

        “肖柏,你也陪我们喝点酒吧”,肖策说着拿了一次性杯子倒白酒。

        这日子里确实不好拒绝,肖柏也就陪着他们喝了点,利君招呼纪婉笙道:“看你身子骨太瘦了,多吃点,你第一次来,我们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肖柏也没说”。

        “谢谢阿姨”,纪婉笙道谢。

        肖柏给她盛了碗热腾腾的鸡汤,顺道又给爸爸妈妈和奶奶盛了碗。

        肖策在一旁打趣:“哥,你怕是活到这把年纪儿子第一次倒汤给你喝吧”。

        “可不是,都还是沾了小纪的光啊”,肖爸呵呵笑了笑。

        婶婶似笑非笑:“肖柏,你可不能以后有了老婆就忘了爸妈啊”。

        “我忘谁也不敢忘爸妈啊,哪敢”,肖柏笑嘻嘻道。

        “难说啊”,利君皮笑肉不笑,“差点啊这顿年夜饭他都不回来了”。

        “这不是回来了吗”,肖兰茜看到纪婉笙尴尬,打圆场,“对了,哥,你打算呆到几号走啊,今年多呆会儿吗”。

        “你不提我倒忘了”,利君突然说:“上回彻远不是说年会那天晚上要公布明年由你接手利远集团总裁位置吗,怎么样了”?

        她话音一落,众人也都附和询问,连纪婉笙也挺好奇的注视着他。

        肖柏强扯着笑:“后来想想还是不大适合说,而且能不能坐上总裁位置也不一定呢,总得过半的人支持,过完年再说吧”。

        “不会啊,没这把握的事彻远应该不会说才对”,利君满脸狐疑。

        “妈,我们公司的事您别管行吗,也别去问,免得表哥和姨为难”,肖柏相劝:“而且说实话,那位置我其实也不是很想坐,公司内部太复杂,不像现在,酒店里我就是老大,多爽啊”。

        “我这不是觉得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的小说: 乡村欲爱   乡村女教师   师娘的诱惑   乡村活寡   乡村猎艳记   情深缘浅,总裁不再见小说   情深缘浅,总裁不再见全文阅读  
  • 孕妇每天一两杯咖啡 不会影响胎儿 2019-09-15
  • 2016全国重点网络媒体记者重庆行——华龙网 2019-09-15
  • 悬崖边上一座诡异屋子 一面墙内陷竟现神秘洞口 ——凤凰网房产 2019-09-14
  • 新疆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09-14
  • China focus Landmark two sessions set course for new era 2019-09-10
  • 养生谣言肆虐 微信圈不可全信 2019-09-10
  • 《东亚道教研究》简介 2019-09-09
  • 炮制数万斤毒豆芽 广州三个黑作坊被警方捣毁 2019-09-09
  • 西安启动唐长安城明德门遗址保护工程 2019-09-06
  • 要闻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9-06
  • 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福建销售分公司党群工作处处长陈上元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9-03
  • “鹊桥”中继星顺利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9-03
  • 第九届全球健康促进大会 2019-09-02
  • 中国三星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9-02
  • 在媒体融合中彰显地市级报纸副刊的特色 2019-08-30
  • 网络二八杠真钱 个人赚钱方式有哪些 胜负彩16193期奖金 主受让1球怎么算胜平负 澳洲幸运8开奖网站 时时彩宝典老版本420 泳坛夺金窍门 2011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bet365线上娱乐城代理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图 高级三肖中特大公开 彩票中奖去哪领奖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 期足彩进球彩 福彩3d开奖结果